講文明樹新風
遞四方物流香港電話 文化 文化資訊 文化作品

汝河·家鄉·魚故事

2020-11-21 09:38 遞四方物流香港電話 責任編輯:魏甜甜
發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訂閲《駐馬店手機報》,每天1毛錢,無GPRS流量費。

胡自會

汝河穿過宿鴨湖,在汝南縣城繞了大半圈,向東南30裏,便進入了我的家鄉汝南縣王崗鎮。王崗鎮沿汝河,分佈着閆灣、馬灣、劉灣、王灣、上灣、下灣、霍灣、胥灣、周灣、李灣等叫“灣”的村莊,真實地記錄了汝河在這裏轉彎的個數。七回八轉的汝河帶着滿河的魚蝦,和我的家鄉父老深情交談。我的父老鄉親一代代享受着汝河賜予的福廕。

“只要你不懶,撒把石頭子都能發芽。”雖説石頭不能發芽,但汝河兩岸的沙土地種什麼成什麼,莊稼產量比坡地產量高得多是事實,家鄉人話説得誇張,表明了心裏踏實。北湖的花生,夏灣的西瓜,閆灣的穀子,常營的棉花;高台的饊子,胡窩的板栗,前營的豆腐,陳莊的公雞。20世紀70年代,有人到王崗集上收蒜薹,一個集日能裝滿滿的一卡車;以前營為代表的王崗薄豆腐(外地叫千張),每年一入冬,近銷駐馬店,遠銷鄭州,特別是到了春節,方圓數十里村鎮,缺了王崗的薄豆腐,就等於年貨沒有辦齊,直到現在依然如故。王崗人住在汝河岸邊,手裏捧的是金飯碗。

汝河在王崗盤的灣子多,停的時間久,這兒的坑塘河汊自然也比較多。河汊連着汝河、坑塘連着河汊,每年雨季一到,河裏的魚鱉蝦蟹就會沿着河汊躥到坑塘裏去,要是遇到雨天,莊稼地裏都有魚蝦。村上的大娘、大嫂、孩子到田裏都能逮到魚,其樂何極。

我離開家鄉已經四十多年,小時候刻在腦海中的美好記憶,在現實中已經不可按圖索驥。然而,那些鑲嵌在歲月上的汝河故事,無論什麼時候回想起來,都是那麼甜蜜。尤其是想到捕魚時,依舊是那樣讓我心儀。

我的父親是一名赤腳醫生,我總以為他以看病為主業,莊稼活兒不是內行,掏鳥、逮魚、打兔子這些手藝活兒,他更是外行。有一年雨下了好幾天,河汊子裏的水漲得都快跟坑裏平了。三叔出門打魚,每次都能把魚簍裝得滿滿的。三嬸提魚上街賣錢我們不眼饞,但她家炸魚的香味傳到我家,叫我們姊妹幾個直流口水。母親正在批評我們沒出息,見父親揹着藥箱回來了,就埋怨父親:“整天忙着給人看病,連個魚都不能打,看教孩子饞成什麼樣!”父親放下藥箱,從房樑上取下落滿灰塵的漁網,披上一件蓑衣,就出門打魚了。

我家後面就是一個大河汊子,晴天就有打魚的,雨天人更多。平時父親到鄰村給人看病,一天不知要從上面過多少次,對那條大河汊子非常熟悉。約莫只有一頓飯工夫,父親打魚回來了,魚簍裏有半簍子小魚蹦蹦跳跳,我們急忙扒着魚簍看。父親説:“看這兒。”他把漁網放在地上,抖開一看,裏面裹着兩條大魚,一條白條有三斤多,一條鱖魚足有5斤重!母親把那條白條和小魚分給了鄰居,鱖魚一下子炸了一簸籮,我們姊妹幾個足足吃了兩天,那是真香啊!二叔對我説:“你爹天天從河汊子上過,哪個灣裏有魚,他比我清楚。”又説:“不過,能打到恁大的鱖魚,不容易。”後來才知道,父親打了一條5斤重的鱖魚,在一個鎮裏都傳開了,大家都夸父親是打魚高手呢!

有一年夏天,也是一連下了好幾天雨。河汊裏的水漫過了小橋,阻斷了孩子們去上學的路。十歲的弟弟在家無聊,就學大人的樣子去釣魚。他讓母親和一小塊面,揉進幾滴小磨油當魚餌,自己則找到幾個直別針,在油燈上燒紅、捏彎做魚鈎,穿上一件舊雨衣到村子中間那個大塘裏去釣魚。弟弟出門不到十分鐘就釣了一條魚回來了;沒進家門就聽他喊:“娘,我釣到魚了!”那是一條草魚,足有一斤重。他把魚往廚房地上一放,轉身又跑出去繼續釣。不到十分鐘,又拿回來一條草魚,比第一條還大。就這樣,一個上午,弟弟竟一連釣了七八條。清一色的草魚,蹦蹦跳跳,都是一斤多重。不用説,十歲的弟弟解了我們一家人的饞,關鍵是弟弟被人傳得神乎其神,有説他瞅見了“魚窩”的,有説他“會看水”的,有人乾脆直截了當説他是父親傳授了祕方。

我們村子中間那個大塘,在我小時候的記憶裏除了養魚之外,最重要的作用就是洗澡。每到夏天,大人們去河裏洗澡,孩子們就在大塘裏洗澡。洗澡的時候沿着塘邊摸魚,那是最快樂的事了。

那時候大塘屬於生產隊集體所有。塘裏放養的魚只有鰱魚、鯉魚兩種叫“家魚”,禁止捕撈,其他各類魚種均屬於野生魚,可以捕撈。因而,我們摸魚摸到的只要不是鰱魚、鯉魚都可以歸自己。摸魚是要講究技巧的,一般來説要找溝溝坎坎、凹陷處、草叢和洞穴。有一次留柱哥跟我一起在塘裏洗澡,剛跳到水裏,他就一個人開始遛着塘邊摸起魚來。我也學他的樣子跟着摸。他在前邊一會兒摸一條,我跟在後面一條也摸不着。留柱哥説:“傻傢伙,跟在我後面咋會摸到哩!”我就從他相反的方向摸,結果很奏效,我很快也摸到了幾條,接下來,摸得就更有興致了。在一個轉彎處,我小心翼翼地把手伸到一叢草的下面,碰到一個圓圓硬硬的東西,我以為是一個大瓦片子,手要移開時,感覺瓦片子動了一下,我立刻意識到是一隻鱉,就使勁按住鱉蓋先不讓它動,然後雙手扣緊,使足勁把它拿出水面。我想仔細看看鱉的樣子,不料那鱉頭一伸,一下子便咬住了我的右手大拇指。我一聲大叫,留柱哥迅速來到我跟前,用指頭在鱉尾巴根子上一摳,鱉嘴就放開了我的大拇指。留柱哥幫我把鱉抓牢拿到岸上,告訴我説:“鱉在水裏不咬人,出了水面才咬人,以後再摸住鱉了,在水裏要先用手指堵住它的頭讓它伸不出來,然後再拿出水面。”從那以後,我摸老鱉再也沒被咬住手了。

20世紀70年代,國家對淮河進行綜合治理,作為淮河的重要支流,汝河全線截彎取直,在王崗就留下了七八十段“死河”。“死河”名字不好聽,但截流後蓄水量猛增,每一段都可達到甚至常年保持半潮乃至平潮的水量,是天然優質漁場——古老的汝河賜予家鄉的福廕有增無減。

大概在20世紀90年代,鎮政府把每一段老河都進行了承包,培養出了好幾個“漁業大佬”和“漁霸”——養魚專業户。他們有的仁義寬厚,也有的叫人不爽。村民對他們有眼紅的,也有看熱鬧的。因養魚與吃魚,養魚與種莊稼不斷產生一些糾紛,很多時候這些糾紛誰是誰非説不清楚,鄉里鄉親心裏明白,這便留下了更多豐富而精彩的汝河故事。

這些年,王崗老河段子養魚在駐馬店出了名,城裏開的“王崗魚湯館”生意紅火,很多垂釣高手不遠百里,一到週末就雲集王崗,形成了汝河新時代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今年,在鎮政府工作的同學邀我回老家看釣魚。一路上,他給我講着鎮裏新一輪的鄉村振興計劃、短期經濟衝十強等大好形勢,不知不覺就走到了河邊。放眼望去,滿河釣叟專心致志、興趣盎然,也有幾個意不在魚的紅男綠女夾雜其間。我對他們似乎不是太感興趣,腦屏上不斷放映的仍是少年時期的汝河故事。中午回鎮裏,剛好路過我們村裏那口大塘,多想看到像我當年下塘洗澡、摸魚的場面啊!但看着眼前已經乾涸的大塘,我知道,這個願望只能是一個美好的夢想了。

責任編輯:魏甜甜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點贊

  • 高興

  • 羨慕

  • 憤怒

  • 震驚

  • 難過

  • 流淚

  • 無奈

  • 槍稿

  • 標題黨

版權聲明:

1、凡本網註明“遞四方物流香港電話”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遞四方物流香港電話”。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駐馬店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其他個人、媒體、網站、團體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站註明的“稿件來源”,並自負相關法律責任,否則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3、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繫,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返回遞四方物流香港電話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