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文明樹新風
遞四方物流香港電話 新聞 娛樂

歐洲演出市場重啓面臨艱鉅挑戰

2020-11-20 14:32 來源:新華網 責任編輯:閆繼華
發送短信 zmdsjb 10658300 即可訂閲《駐馬店手機報》,每天1毛錢,無GPRS流量費。

作者:區聽濤(中國對外文化集團譯審)

日前,面對第二波疫情在歐洲蔓延,德國、奧地利等國政府宣佈,整個11月份,劇院、音樂廳等演藝場所不得舉辦演出活動,這給剛剛重啓的歐洲文化產業又按下了暫停鍵。其實入秋以來,歐洲各地歌劇院、劇場和音樂廳小心翼翼地打開大門,新一輪演出季已拉開帷幕。作為歐洲文化市場的風向標,演出市場復甦並非易事,歐洲文化重啓還面臨着諸多困難和艱鉅挑戰。

1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年初,第一波疫情襲來以後,歐洲文化演出界為了求生存、謀發展,採取各種方式,不少藝術家的舞台從線下轉到了線上。第二波疫情來臨後,他們不得不重新面對新一輪防控措施帶來的生存困境。

空空如也的音樂廳、劇場 資料圖片

德國文化界表達了對“一刀切”政策的不滿。著名的慕尼黑愛樂樂團在網上發起了“聲樂和器樂無聲”活動,得到了柏林國家交響樂團、班貝格交響樂團、漢堡國家愛樂樂團、漢諾威國家歌劇院、萊比錫布商大廈管弦樂團等團體的紛紛響應。11月2日晚上八點,音樂家們走上舞台,既不演奏也不演唱,靜默20分鐘,然後下台。他們想通過這種“無聲勝有聲”的方式,警示人們沒有音樂、沒有文化的生活該是何等沉寂。

德國巴伐利亞州很多文化機構舉辦“紅色警報”行動,每天從下午四點到晚上十點,其建築物外面被紅燈照亮,活動持續到11月底,以引起社會各界對疫情下文化藝術工作者的關注。參加者包括慕尼黑著名的文化機構,如巴伐利亞國家歌劇院、嘉施台音樂廳、園丁廣場劇場、攝政王子劇場、首都劇場以及奧格斯堡國家劇院等。

在德國文化藝術界看來,疫情發生數月,政府對文化藝術界的訴求考慮不周,不瞭解音樂界自由職業者的生存現狀,缺少與文化界的溝通和交流,呼籲政治家與藝術家進行對話。

德國漢堡愛樂音樂廳 資料圖片

2 防控和上座率之間的艱難選擇

第二波疫情暴發之前,歐洲許多國家都為演出場所制定了衞生防疫整體要求,提出對上座率設限、必須保持社交距離、必須戴口罩等措施。各演出場所根據自身條件制定了具體的防控辦法,以保證在防疫條件下的運營。

法國文化部規定,從8月中旬起,在遵守防控要求的前提下,可以舉辦5000人以上的音樂會、藝術節等活動,不需要特批。英國規定從8月15日起,在保持社交距離的條件下可以開展室內演出活動。

德國聯邦各州制定有不同要求,例如柏林市把音樂廳、劇場等演出場所的上座率控制在25%以內;北威州音樂廳相對靈活,觀眾席採取“棋盤式”,上座率可達50%,演出中觀眾可以摘口罩,可以有中場休息;整支樂隊可以演出,不過要經過多次測試並在演出前進行隔離。

奧地利維也納的劇場也有上座率限制。如約瑟夫城劇院,前後排座位間距加大,600個座位去掉了200多個,包廂里加裝有機玻璃隔斷。羅納赫劇院與河畔劇院各有1000個座位,最多允許進入650名觀眾。劇場普遍採用了設立彩色引導系統、增加出入口、單向進出、購票實名制等措施,要求觀眾從入場到入座前必須佩戴口罩,坐下後可摘下,離座前要重新戴上。

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則走得更遠。一是規定疫情期間的演出中放棄叫好聲這一歌劇院傳統,二是把著名的立席改成坐席。同時要求實名制購票,最多4人一起坐,要間隔一米等。

歐洲文化界對政府防控政策表示理解,不過,演出市場要求放鬆對上座率的限制、提高上座率的呼聲越來越高,不少文化機構和名人都紛紛發聲。例如,英國音樂劇製作大師麥金託什表示,音樂劇演出上座率只有達到70%~80%以上才能持平,才有盈利的可能性。

這種呼籲的出發點不同,有人認為應保護本國文化藝術傳統不被疫情侵蝕,有人認為藝術是民眾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更多人則是出於對文藝界數十萬從業人員生計的現實考量。如果不能讓更多的觀眾走進演出場所,就意味着無法提高經濟收益、無法挽救瀕於倒閉的演出市場、無法解決文藝界人員的失業問題,最終可能導致文化傳統的逐步喪失。歐洲演出市場面臨着防控與上座率之間的艱難抉擇。

3 演出的迴歸與社會責任

疫情下提高劇場上座率,甚至達到滿座是否可行,不僅是歐洲演出行業,也是政府管理部門和研究機構所關心的。

8月底,德國柏林夏裏特醫院的兩個傳染病研究機構提出建議——舉辦古典音樂會和歌劇演出時,可以坐滿觀眾,前提是,全體觀眾以正確方式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常洗手;劇場單線循環,通風良好等。方案認為,德國觀看古典音樂演出的觀眾素質高、守規矩。這一建議引發了文化界熱議。然而,這個方案沒有被夏裏特董事會所認可,他們認為應當把這些觀點作為繼續研究討論的基礎。

對此建議德國文化部長莫妮卡·格呂特絲表示支持,她認為劇場社交距離規定是演藝經濟的絆腳石,今年奧地利薩爾茨堡藝術節通過減少節目和觀眾人數而得以舉辦,説明了只要做好防控工作,演出是可以正常進行的。柏林愛樂樂團以及愛樂音樂廳的總經理也都表示歡迎,他們認為音樂廳應當繼續放鬆措施,讓更多觀眾迴歸演出現場。

馬德格堡劇院總經理認為,他們曾經感覺很悲觀,因為很多觀眾不配合,不願意戴口罩。劇院希望提高上座率,下階段防控措施能再放鬆一些,目前只允許三分之一的觀眾,這導致劇院經營困難。圖林根州哈雷劇院目前1200個座位只允許坐250名觀眾,總經理表示支持柏林研究所的建議,他們劇院通風設備良好、空間高,具備滿座條件。

持反對態度者認為,演出場所不應為了追求上座率而冒疫情風險,相關機構要有社會責任感。柏林喜歌劇院院長巴里考斯基表示,10月前他們還是執行1.5米的社交距離規定,不急於迴歸正常運營。德意志歌劇院院長施瓦茨則表示,如果讓劇場坐滿人,還不知道觀眾們的反應是怎樣的。德國音樂理事會祕書長霍普納認為,讓演出場所坐滿觀眾這個建議聽起來很美好,但是變成現實很困難,建議多找幾個部門和幾家科研機構進行進一步的科學論證。

薩克森-安哈特州德紹-羅斯勞劇院總經理也認為,德國疫情沒有過去,人羣聚集是不合適的。為了坐滿觀眾,劇院還要配備專業通風設備,他們沒有這個經濟能力。現在的做法是在台上減少演員數量、保持距離,觀眾席也是如此。劇院要對觀眾負責,讓他們平安而來、平安而歸。

4 文化藝術品牌如何保護

在疫情影響下,演出取消直接導致藝術院團收入斷崖式下跌或收入歸零,即使是世界著名藝術院團也不能倖免。例如,倫敦交響樂團藝術總監西蒙·拉託早些時候在給英國《衞報》的公開信中指出,他們樂團是演一場取得一場演出費的模式,今年和明年該樂團國際巡演全部取消了,損失很大,而且英國很多樂團都將受到衝擊。

柏林愛樂樂團受疫情影響無法正常演出,赤字將達1000萬歐元,只能以小隊伍的形式演出,帶少量觀眾,而對衞生設備的投入又要加大,10月底前,2200座的音樂廳上座率不得高於25%。所幸的是,德國文化部長已許諾聯邦政府會補貼樂團損失的三分之一,柏林市政府也給出了積極的扶持信號。

維也納愛樂樂團是一家文化私營企業。由於其成員同時又是國家歌劇院的固定員工,疫情期間工資可發80%。而樂團作為企業,沒有演出就沒有收入,現已取消30多場演出,包括原定10月開始的亞洲巡演和歐洲幾大藝術節演出,損失上百萬歐元。樂團既是奧地利文化使者,作為企業也要賺錢。亞洲演出是近年來樂團主要收入來源,而今後只能想辦法多在歐洲巡演。

自由樂團近年來活躍在德國演出,相比政府扶持的樂團,自由樂團主要靠演出收入。設在柏林的德國馬勒室內樂團,九成收入靠演出費,海外市場約佔四分之三,疫情以來樂團已損失300萬歐元以上。演奏員來自不同的國家,他們的經濟保障只能取決於各自國家的國情了。

對於相關國家而言,如何保護這些文化名片,使之不至於元氣大傷,也是擺在該國文化管理者面前的挑戰之一。

5 藝術人才流失的危機

歐洲國家的歌劇院作為當地主流文化機構,有各級政府財政支持。疫情期間,很多演出機構和藝術家個人都為生存而戰。瑞士蘇黎世歌劇院、意大利米蘭斯卡拉歌劇院、奧地利維也納國家歌劇院以及聯邦系統其他劇院,雖然沒有正常運轉,但是通過實行短時工作制,人員收入大部分得到保障。

斯卡拉歌劇院院長邁耶爾在接受德國巴伐利亞古典音樂電台採訪時表示“心裏有底”,他不用擔心大部分藝術家的失業問題,不過劇院將從年底開始實行節約計劃,他們已跟政府表示,只有符合政府規定的條件,劇院才會徹底重新開門。

俄羅斯對私人樂團、藝術自由職業者沒有財政補貼的政策,即使疫情下也不例外。而著名的莫斯科大劇院、馬林斯基大劇院每年獲得國家財政扶持佔60%以上,其他收入則依靠國際巡演和私人捐贈等方式。這些演出機構由於有政府財政保障,受疫情影響導致人才流失的現象並不明顯。

而文化產業發達的英國,面臨着藝術人才大量流失的困境。第二波疫情之前,由英國音樂家協會和表演藝術工會發起,包括倫敦愛樂樂團、全英音樂獎、市政廳音樂及戲劇學院等一流文化機構在內的120家創意機構聯合簽署了公開信,他們呼籲,政府對藝術自由職業者的支持應當延長到2021年春季,因為英國文化創意產業中的自由職業者佔三分之一,而音樂和表演行業的又佔大多數,雖然政府有文化救助計劃,但是大家擔心不能惠及藝術自由職業者。

另據8月底英國音樂家服務平台的問卷調查顯示,64%的音樂家正在考慮離開音樂行業。3月份以來,40%的人申請了非音樂類工作,41%的人從未收到政府的任何經濟援助。如果沒有進一步資助,包括英國在內的歐洲演出市場恐怕面臨藝術人才羣體流失或者驟減的危險。

總體來看,今年早些時候,歐洲很多國家政府為了促進文化行業儘快復工復產,提出了各種文化紓困計劃。德國政府宣佈了名為“重啓文化”的計劃並將投入總計10億歐元,意大利政府將在一攬子經濟刺激計劃中拿出10億歐元用於文化產業,英國政府出台了15.7億英鎊的藝術支持計劃,法國、西班牙等國也公佈了類似計劃,這些措施能在一定程度上助力歐洲演出市場重啓。然而,在疫情常態化形勢下,歐洲演出市場的復興充滿了不確定、不穩定因素,並非指日可待。

責任編輯:閆繼華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點贊

  • 高興

  • 羨慕

  • 憤怒

  • 震驚

  • 難過

  • 流淚

  • 無奈

  • 槍稿

  • 標題黨

版權聲明:

1、凡本網註明“來源:駐馬店網”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駐馬店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註明“來源:XXX(非駐馬店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其他個人、媒體、網站、團體從本網下載使用,必須保留本網站註明的“稿件來源”,並自負相關法律責任,否則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3、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繫,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返回遞四方物流香港電話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